香港白小姐报料|白小姐传密图122
自我改造改造領導——學習周恩來的領導思想與
2019-04-16 01:53 來源:未知
自我改造改造領導——學習周恩來的領導思想與
陽江日報

  中國黨新聞黨史人物紀念館周恩來紀念館評論研究

  周恩來是我黨第一代領導集體的核心成員,他長期集決策者、指揮者和執行者于一身,他的領導實踐是全方位的。周恩來的領導思想是他長期的、多方面的、并且獨具特色的領導實踐的總結,是馬列主義與中國優秀文化傳統的結合,是領導思想的組成部分。他把關于無產階級改造客觀世界也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的理論,運用于領導實踐并作了杰出的發揮。他堅持領導者必須自我改造,才能改造被領導者,同時改造自己的領導。他強調,做一個好的領導者,首要的“要有確定的馬列主義世界觀和人生觀”,“要用的精神改造工作”。①這是周恩來領導思想的一大特征,是他畢生領導實踐的真實寫照。

  首先,周恩來說過:“黨的領導不是黨員個人領導。黨是一個集體,是有組織的。黨的領導是組織領導,不是個人領導。”④他在這里直接講的是黨的領導,其實是無產階級的普遍的領導原則,是馬克思主義領導觀的一個基本點,是同剝削階級的英雄史觀根本對立的。

  我們黨人的領導者,無論職位高低,都是為實現黨的領導而擔負領導工作的;都必須置身于集體之中,組織之中,而不能自居于集體之上,組織之上。個人的作用只有通過集體,才能得到正確的發揮。這是我們黨的領導實踐充分證明了的。國際歌里唱的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不僅是講領導者同群眾的關系,也包括了領導者同領導集體的關系。

  其次,領導集體必須有一個核心。擁護核心,也就是擁護領導集體。作為我黨第一代領導集體的核心,周恩來可以說是最早的發現者、推舉者和促成者。他竭盡全力維護的核心地位。對此,有人有所非議,說周恩來是受了中國封建“忠君”思想的影響。其實,周恩來對的忠誠不二,首先是對主義事業的忠誠,對人民的忠誠。連美籍作家韓素音都看出了這種區別。她說:周恩來“發現了一個遠矚的天才,在這個天才的身上,他傾注了自己對中國深摯的感情。”⑤而且,周恩來對的敬仰、信服,是在長期合作共事中形成的,是在同“左”右傾錯誤路線的斗爭與比較中形成的。即使“文化大”中,周恩來當時處境復雜,他仍顧全大局、一心為黨。他以特有的方式,以超乎常人的堅韌和機智,犧牲自己,艱難地維護黨,最大限度地減少錯誤和損失。

  歷史證明,周恩來是反對的。他在號召人們在的旗幟下前進的同時,就強調“決不要把看成一個偶然的、天生的、神秘的、無法學習的領袖”,“看成孤立的神”。⑥盡管“文化大”達到狂熱,他佩帶的像章也特殊,像占1/3,為人民服務5個字占2/3,形象地說明,在周恩來的心中,崇敬與信仰為人民服務的統一。

  再次,善于定位,即找到自己在領導集體中的恰當位置。任何領導集體,核心只有一個,不能人人都當核心;任何核心也離不開其他成員的輔佐。周恩來總是從領導集體的整體功能來觀察其中不同角色的不同作用,包括自己的作用,既知人,又知己。周恩來雖被人譽為“天才”、“行政奇才”,在黨內外享有崇高威望,但是他從來都自認為“不是帥才”。他斥責黨內“少數有領袖欲的人想造個人地位”是“資產階級政客官僚的卑污惡濁”,“是破壞黨的最惡劣的傾向”。⑦他沒有任何個人的權力,絕不看重權勢名位,表現了崇高的精神境界,而且已經融于他的歷史和生活情趣之中。他對歷史人物的評價,也有他自己獨特的視角。他從來也沒有感懷過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卻極為敬仰張良、蕭何、諸葛亮。就是說,就領導者的個人人生價值來說,關鍵并不在于是不是帥才。在領導集體中,每個成員都能依各自的特長和優勢找到恰當的位置,實現自身的價值,創造英雄的業績。

  在領導集體中,角色不同,領導方法也有所不同。周恩來非常贊賞作為帥才“舉重若輕”的領導風格,但是他要求自己作為執行者只能是、必須是“舉輕若重”,為的是讓集中精力作戰略性的和理論上的思考。深知周恩來總管一切、日理萬機的才能和辛苦,稱之“確有吐握之勞”,⑧“善于處理各種復雜矛盾。”⑨

  周恩來講的“舉輕若重”的“重”,有著豐富的內涵:一是勤勤懇懇,不辭勞苦,二是精雕細刻,一絲不茍;三是周到全面,不失之偏頗。他逝世后,鄧穎超獻出他生前1950年到1976年的工作日歷,其中工作安排,都是一分鐘追一分鐘,連吃飯的時間都擠沒了。

  又次,在矛盾中形成和發展團結。周恩來指出:“團結是在矛盾中形成和發展的。”“善于團結的人,就是善于在共同點上統一矛盾的人。鋼鐵和水泥是性質不同的物質。把它們結合起來,就變成鋼筋水泥那樣強有力的東西。科學家能把自然界不同的物質組合、統一起來,難道不能把有不同見解和脾氣的人統一起來嗎”⑩這些精辟論述既反映了周恩來的領導集體觀,也反映了他的團結觀。

  其一,領導既是集體,矛盾是客觀存在。周恩來指出,即使黨內,信仰和世界觀相同,大的方面一致,由于各人所處具體環境的局限,加之出身成份不同,成長和改造都有其過程,仍然會有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才能、性格和脾氣。而且,這種不同不一定是壞事,經過合理的組合,可以形成新的、統一的力量。

  其二,既有矛盾,就要善于求同。求同存異,有些同志把它解釋成限于外交方針。這就窄了,低了。其實,求同存異,是周恩來處理各種矛盾包括領導集體內部矛盾的指導方針和基本方法。這是一種辯證唯物主義的思想方法和領導方法。它是以承認矛盾普遍性、事物差異性為前提的;是強調人的自覺能動性的;是以追求統一性為目的的。在領導集體內,對于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和基本的方針政策,必須同而不能異;但具體執行,因地制宜,有靈活性,即允許異。要善于化異為同,抑異揚同;同時敢于容異,并使異異互補,使異在重新組合中產生新的功能。

  其三,畫大圈圈,不畫小圈圈。他批評搞小圈圈的人,缺少無產階級的氣概,“不像個領導者,反倒像個孤立主義者”。11他從不分親疏,他是在黨內搞的典范。為此,他善于協調,包括各方利益的統籌,包括非原則問題上必要的妥協。

  其四,相忍為黨,與人為善。相忍為黨是周恩來的一句格言。李立三的“左”傾錯誤,周恩來一開始就反對,因此,受到粗暴對待。但周恩來在負責糾正李立三錯誤時,卻是同志式的。三中全會上,李立三仍被選入局。“文化大”中,周恩來忍辱負重是出了名的。他肚子里裝著多少委屈,卻“永遠地埋葬在心底”!

  其五,是嚴守紀律。在周恩來看來,無產階級嚴格的紀律,并不只是約束被領導者的,首先是約束領導者的,是領導集體堅強有力的基礎條件之一。在紀律問題上,他從不講情面,不計得失,不怕得罪人,更不原諒自己。

  周恩來說:“領導群眾的方式和態度要使他們不感覺我們是在領導。”12這不是說不要領導,而是說堅持領導的方式和態度,不被感覺是外在的強加。其中固然有領導藝術問題,但從根本上說,是群眾路線問題,是正確認識和處理領導者與被領導者的關系問題。這是改造領導的又一重要方面。

  群眾路線,賦予它馬克思主義認識論和歷史觀的科學內涵,成為我們黨的根本的領導工作路線。周恩來則是群眾路線這一概念的首創者,而且,他把群眾路線化為馬克思主義領導者的崇高品德和嶄新精神境界。

  “不感覺我們是在領導”,首先是說,在隊伍里,領導者與被領導者本來就不是截然區分的。周恩來說過:我們的工作人員,“是以工作為區別,而非以領導者與被領導者來區別。”13進一步說,領導者是依存于被領導者的。周恩來曾向黨的高級干部指出:“我們每一個人,不管過去做了多少工作,現在擔任什么職務,沒有黨和人民,就既不會有過去的成績,也不會有今天的職務。”14不感覺我們是在領導,首先要求領導者不要擺官架子,不要生怕別人不感覺、不尊重他這個領導。

  兩千多年前,老子說過:“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第17章)這話不失為群眾路線最古老的思想素材。不過,老子向往的是統治權的消解,主張為政“自然無為”;而周恩來的話則表明黨人最自覺的領導方式。它堅信人民群眾是社會歷史活動的主體,領導者的責任和作用在于引導,來不得半點強制。不感覺領導者在領導,既是說廣大被領導者具有強烈的自主意識,又是說領導目標化為被領導者的內在要求,領導的功能并不在于消極的管束,因此,不感覺領導是外來的力量。

  所謂說服,可以說是無產階級領導的本質規定。周恩來強調,說服首先“要求領導干部抓緊思想的領導”,把組織領導提高到思想領導水平。他于1928年任黨中央組織部長時親自起草《堅決肅清黨內一切非無產階級的意識》(黨中央《告全體同志書》的一部分),是把組織領導提高到思想領導的范例。一年后,起草古田會議決議這一我黨思想上上建黨建軍的綱領性文獻,充分吸收了周恩來的論點。周恩來曾強調,無產階級的領導權并不是天然的,也不是被公推的,而是要爭的。這種爭,首先是用馬克思主義世界觀去改造形形色色的非馬克思主義、反馬克思主義世界觀,進而確立無產階級政黨的綱領、路線。領導者要教育改造被領導者,把被領導者提高到能夠接受、執行領導者的綱領、路線的水平。

  “領導群眾的基本方法是說服,決不是命令。”15這可以說是周恩來早年領導實踐就已形成了的領導風格。比如黨的六大之后,順直問題曾是黨中央開始工作之第一個最嚴重的問題。順直問題不解決,全黨渙散不能轉變。周恩來從蘇聯回國,第一次參加研究順直問題的中央會,就明確提出:順直問題“主要是缺少的指導”,“主要的還是的說服”,“不應是兩條路線周恩來毅然挑起處理這個棘手問題的擔子,深入調查研究,堅持從思想教育入手,劃清極端與集中制、懲辦主義與鐵的紀律的區別。“最后得到順直全黨的擁護,才把順直的黨挽救過來。”17

  說服,就不是力服。它崇尚真理而不憑借權勢,符合認識真理和發展真理的規律;表明對被領導者的尊重和信任;也表示領導者自身的信念和力量;要求領導者自覺并有能力做誨人不倦的導師。周恩來深刻地指出:“要想把領導者的覺悟、領導者的智慧變成群眾的力量,需要經過教育的過程,說服的過程,有時需要經過等待的過程,等待群眾的覺悟”。18這個等待過程雖是痛苦的,但的確不能急躁,要有很大的堅持性、忍耐性,不屈不撓,才贏得心悅誠服。

  周恩來慣于寓理于事,據事論理,從近及遠,以小喻大,情理交融,具有巨大的感染力和深刻的震憾力,以致對手也不得不折服。一位美國記者就說過:在周恩來面前,任何不信任或懷疑的判斷,幾乎都會煙消云散。

  協商。周恩來特別欣賞“協商”,說“這兩個字非常好”。19他說過:“新主義議事的特色之一,就是會前經過多方協商和醞釀,使大家都對要討論決定的東西事先有了認識和了解,然后再拿到會議上去討論決定,達成共同的協議。”20周恩來認為,協商是貫徹集中制的有效方法,既充分發揚,又避免了只強調少數服從多數可能發生的簡單化、形式主義傾向。因此,協商是社會主義的重要特征和實質性內容,是決策化科學化的必經程序。

  周恩來一直在對社會主義制度進行思考與探索。早在我國社會主義改造剛剛基本完成的1956年,他就及時提出“要繼續,要擴大”,強調擴大“更帶有本質的意義”。21他極其敏銳地指出,即使在社會主義國家,權力過分集中也可能危及。他說:我們“的權力是相當集中相當大的,如果處理不好,就容易忽視”。22“要在我們的國家制度上想一些辦法,使擴大”。23并且提出了一些設想。他說:資本主義國家的制度我們不能學,但是,“西方議會的某些形式和方法還是可以學的”24

  協商,是在領導者與被領導者之間平等關系中實現的。不平等,以上制下,還談何協商。周恩來一再講過,從一定意義上講,領導者與被領導者是一種平等的、合作的關系。“必須雙方合作,互相影響,才能很好地領導”。25

  協商,是以承認矛盾和差異為前提的。周恩來說過:“政協不是一盆清水,如果是一盆清水就沒有意思了。”26其實,何止政協,任何組織團體也不可能是一盆清水。因此,領導者必須通過協商,來協調不同意見,不同利益。當年號召一定要把淮河治好。但是怎么治?河南、安徽、江蘇各有本省的利益,持不同的意見。周恩來多次邀集各地負責同志,充分聽取他們各自的主張。最后,他綜合提出打破省界,上中下游的利益都要照顧到,標本兼施,蓄泄并重,三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既合理解決了上中下游的矛盾,治理工程也經歷了特大洪水的考驗。

  協商,同“一言堂”是對立的。周恩來批評有的領導者自以為自己的意見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那誰還跟你爭辯。“辯證法就講矛盾的統一,只有通過爭辯,才能發現更多的線“一個人不要給自己打保票……我們要造成一種風氣,我們所發表的意見,都允許大家討論、商榷。”28周恩來身體力行,他的講話,總是希望聽者提出意見。如果聽不到反應,他說那是打入“冷宮”令人難過。他討厭那些“完全擁護”、“指示正確”之類的話,沒意思。他甚至吸取年輕干部、中學生的意見修改自己的意見。

  務實。也就是實事求是實踐化,既是作風問題,又是思想方法問題,也是對被領導者的態度問題。務實,有利于造成寬松、和諧的相互關系,反對人為地制造緊張空氣。周恩來的務實,表現之一是反對空頭。他一針見血地提出掛帥要掛到業務上去。二是反對急躁冒進。他諄諄告誡人們要在反對驕傲反對急躁的斗爭中成熟起來。“不要操之過急,咄咄逼人”。29強調要保持清醒,不要頭腦發熱。盡管曾嚴厲批評過反冒進,但是在經歷了“”之后,在《十年總結》中卻一方面批評忘記了實事求是的原則;另一方面極為贊賞“周恩來同志主持制定的第二個五年計劃,大部分指標,如鋼等,替我們留了三年余地,多么好啊!”30周恩來針對浮夸和說假話的現象,批評有的人,揣摩的喜歡,看的顏色說話,是舊社會的官場習氣。提出,實事求是運用于經濟領導工作,就是要堅持“說真線三是注重分析。如延安整風期間,他分析了王明對立三錯誤的批評有三種情況,證明王明站在“左”傾觀點上批立三路線,發展了“左”傾錯誤。32他把反對立三路線具體分析為五種情況,把宗派問題分成三類。據胡喬木回憶,周恩來的分析,高屋建領,條分縷析,避免了片面性,引人深思。33四是反對脫離大多數。他說,群眾本質上是實事求是的,任何也離不開群眾。他總結列寧、斯大林論領導藝術,不可跑得太前,也不可落在運動后面。論領導藝術,要照顧全局,照顧多數,以及和同盟者一起干。這種概括,其實也表明了周恩來自己的追求。五是反對官僚主義。他系統地分析了官僚主義的20種表現,這在我黨歷史上是首創。他倡導干部要“五勤”(眼勤、耳勤、嘴勤、手勤、腿勤)、“五多”(遇事多思考,多分析研究,多看書,多實踐)。六是強調調查研究,講究落實。他認為,領導者正確地決策,“首先,要估計環境及其變動,并找出此時此地的特點……然后據此走出合乎實際的計劃和指示。這一切,必須經過最實際的調查研究”。34

  交友。群眾路線既基于馬克思主義世界觀,又體現對人民群眾深深的愛。周恩來說:“領導群眾,結交朋友。”35就是說領導者必須同被領導者建立友誼。朋友遍天下,是周恩來在領導我黨統一戰線工作和新中國外交工作中發揮杰出作用的重要資源。他普通、平等待人;他真誠、以心換心;他信任人,也贏得人們巨大的信賴。法國前總統戴高樂認為,領袖人物的必備品質之一就是神秘,沒有神秘就不能有名望。因此領袖人物都要有自己的“神龕”。這已被資產階級家奉為領導的奧秘。周恩來卻以偉大無產階級家的情懷打碎了領導者的“神龕”,創造了嶄新的領導者與被領導者關系。他不要神秘而要普通;他拒絕威嚴而樂于親近。他在老者面前自稱后生。他對烈士老母自稱兒子。他不顧年老執意為一位將軍抬棺,就因為這位將軍曾在長征中為他擔過擔架。周恩來對人民群眾的感情是熾熱而深沉的。冰心老人說,周恩來是中國亙古以來付予的愛最多、而且接受的“愛”也最多的人物。有人說,周恩來的領導魁力就在于普通,在于他總是想方設法把自己置身于黨和國家這種身分之外,完全按普通人的方式與被領導者交往。

  周恩來認為,信任是領導作風的一個重要問題。他說:“對任何一個同志,必須有一個基本估計,就是基本上是可信任的還是不可信任的……·,如果是可信任的,那就不管他有多少條錯誤,思想作風有怎樣的毛病,黨對他還應給以信任,在信任中來批評他的錯誤,糾正他的作風。”36應該說,這正是周恩來在“文化大”的逆境中,處心竭力地保護了那么一大批領導干部的思想緣由。信任,是人們普遍的心理需求。自古以來,多疑是領導者的大忌;信任則是領導者良好心理素質的重要標志,信任產生凝聚力。

  中國古代治國之道歷來講究“人和”。周恩來運用說服、協商、務實和交友等種種方式,精巧地構建了領導者與被領導者關系的和諧,黨和人民的團結。他的崇高威望正是在這種和諧和團結中形成的。他逝世時,十里長街舉哀,神州大地同悲,就是證明。

  說:“無產階級和人民改造世界的斗爭,包括實現下述的任務:改造客觀世界,也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改造自己的認識能力,改造主觀世界同客觀世界的關系。”37周恩來從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上發揮了的上述論點。早在“五四”期間,周恩來就提出“本‘革心’同‘革新’的精神立為主旨。”38指出自我改造與改造社會的統一。他強調“無產階級首先要進行自我改造。”39他針對一些領導干部缺乏自我改造的自覺性,甚至誤以為領導者是專門改造別人的,尖銳地指出:“只有能自我改造的人,才能改造別人。”40“沒有人是專門改造別人的。自居于領導,自居于改造別人的人,其實自己首先需要改造。要對這種聲疾呼:‘請你自己先改造’!”41

  “事物總是有矛盾的”。“世界上沒有完人,永遠不會有完人。”42“一萬年后,在人們的頭腦里,還會有先進和落后的矛盾,新和舊的矛盾,個人和集體的矛盾,還會有思想改造的問題。”43這是辯證法的矛盾觀,是周恩來強調領導者自我改造的理論基礎。

  周恩來說:“事物的發展是沒有止境的”,“時代是不斷前進的,思想改造就是要求我們的思想不落伍,跟得上時代,時時前進。”44任何時候,領導者自身,領導者的認識水平和認識能力,都有待發展。這是馬克思主義的發展觀,又是認識論,是思想改造長期性、無止境、不間斷的理論依據。“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45是周恩來的名言。

  自我改造什么?周恩來強調:首先“是解決世界觀和人生觀的問題。”46這是最根本的,是一輩子的事。應該特別指出,周恩來在講改造世界觀的同時又特別講了人生觀問題。這是很有現實意義的。不要以為人生觀只是青年人的事,領導干部仍然有人生觀的問題,而且,因為當了領導干部帶來了新問題,還很尖銳。是當官還是?是以權謀私還是為人民服務?是貪圖安逸還是艱苦奮斗?歸根到底是人生觀問題。“以為到了新社會,人們的思想就自然都是新的了,這是不可能的。”47

  其次,立場問題,這是最重要的,是世界觀、人生觀的表現。一是“不要以為我們是干,立場就一定是穩的”。48即使“在黨的當中也不是一下子就完全站穩了的”。49二是立場是抽象的卻不是空洞的,它表現于工作態度、政策水平、群眾關系等具體的領導行為中。三是立場問題包括民族的立場,人民的立場,工人階級的立場,“由人民的立場再進一步站到工人階級立場那是更難的一件事。”50四是立場不是從空中掉下來的,也不是自封的,“決定的關鍵是實踐,只有實踐才能證明是否合乎這樣一個立場,,51

  再次,品質問題。延安整風期間,周恩來在一次黨中央局整風會議上,曾就的品質問題進行分析。他認為品質有三類:一是為人的品質;二是者的品質;三是布爾什維克的品質。有的人品質惡劣,連做一個普通的人都不夠格。有的人有的品質,但不夠,還缺乏布爾什維克的品質。有的人則者的品質也沒有。52就是說,的品質本應更高尚,但是事實上,有些品質不好,甚至惡劣,必須改造。

  周恩來經常講“戒慎恐懼”。這是我國古代傳統的修身方法。意思是嚴于自律。《中庸》說:“戒慎于其所不睹,恐懼于其所不聞。”就是說君子在他人看不見、聽不到自己言行的時候,也要特別注意檢點自己。為什么特別強調自覺?一般地說,只有“自覺地認識以后才最可靠”。54這是認識規律。特殊地說,領導者在自我改造上有許多包袱,如地位、權力、威信、功勞等等,都可能成為負擔,使自己陷入盲目性。對此,周恩來諄諄告誡:“成績既沖昏了頭腦,利欲就必定會熏心,蒙蔽了主義的良知,這是最危險不過的事了。,,55

  第二,自我批評,公之于眾。早在1919年,周恩來在創建“覺悟社”時,就把批評與自我批評作為組織原則寫入社章,這在我國組織史上是首創。他自己制訂的修養要則,其中一條就是“要與自己的他人的一切不正確的思想意識作原則上堅決的斗爭。”56他勇于、勤于自我批評,也善于嚴于自我批評,在黨內外是出了名的。事實證明“”錯了,他仍從嚴檢討自己。以致很受感動,說周恩來“什么事情都攬到自己身上”。翻開周恩來選集,我們看到,他無論對青年講話,對知識分子講話,對人士講話,對黨內高級干部講話,幾乎無不自我批評,極其坦然地解剖自己。尼克松說過:“赫魯曉夫的吹牛不過是為了掩蓋其自卑的心理;周恩來機警的自我批評則是自信心充分發展的明顯表現”57

  第三,自我改造與改造社會相一致,這是周恩來關于自我改造的思想的一個特點。他強調領導者要過“五關”,其中之一是“過社會關”62他在這方面的論述很豐富。首先,中國這個社會極其復雜,舊的封建的資本主義的習慣勢力幾乎各個角落都有,很容易影響你,傳染你,侵蝕你。其次,改造社會和改造自己是互相影響的,你改造了它,它又影響了你,互相改造。改造我國社會的艱巨性和長期性,決定了領導者自我改造的艱巨性和長期性,其中包括曲折和反復。第三,領導者的親屬問題也是社會問題。周恩來特別提出要過“親屬關”,而且不只是直系親屬,還有本家,還有親戚。他說:其一,有個誰影響誰的問題。一個領導干部首先要回答和解決這個問題。如果解決得不好,你不能影響他,他倒可能影響你。其二,解決這個問題,主要依靠社會,要相信社會的力量,由社會去鍛煉他,改造他。因此,千萬不要搞特殊化,脫離社會。其三,領導干部對自己的子弟、親屬,應該要求高,責備嚴,不要造就一批少爺,成為國家和社會的包袱。他多次說過,領導干部一定要警惕清末八旗子弟的教訓,秦二世而亡的教訓。和平年代,這個問題更加突出。“身修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一方面,親屬關可以說是對領導者世界觀、人生觀最普遍、最經常、最直接的一種檢驗;另一方面,“治政在于善俗,善俗本于教化。”領導干部及其親屬的家庭社會生活對于一個地方的善俗教化有著重要影響。我國自商周以來,宗族一直是社會的基礎,封建歷來帶有深深的宗法烙印。周恩來關于過社會關、親屬關的思想很有現實意義。周恩來對親屬、本家的近乎苛刻的要求,更是后代的楷模。

  ①、⑥、⑦、11、12、13、15、18、27、34、35、36題《周恩來選集》上卷,第128頁、第332頁、第10頁、第328頁、第131頁、第128頁、第131頁、第337頁、第329頁、第129頁、第131頁、第287頁、第123頁。

  ②、③、④、10、14、21、22、23、24、25、28、31、39、40、41、42、43、46、48、49、50、51、53、54、55、58《周恩來選集》下卷,第61頁、第146頁、第365頁、第29—30頁、第125頁、第207頁、第207頁、第207頁、第208頁、第209頁、第324頁、第349頁、第359頁、第359頁、第368頁、第368頁、第423頁、第423頁、第425頁、第65頁、第65頁、第61頁、第368頁、第20頁、第123頁、第425頁。

香港白小姐报料 微信好友对战麻将二人 3d试机号后专家分 澳门盘口即时赔率 棒球比分雪缘mlb 20选5福彩走势图 500万完场比分旧版 手机麻将哪个可以开好友房 大赢家即时比分上不了 十大投资理财平台 雪缘园棒球比分直播 25选7 1分彩开奖时间 上海天天彩 石家庄麻将规则 股票分析报告网 江苏11选5前三直